TACHIBANA

我是个男的而且我喜欢男人噢。

不管怎么拍我都是个母拉拉。
卑微.jpg
我想当个帅哥。

我要烂掉了。。。。

今天就很累啊,没有睡饱,上课被班主任挖黑历史diss虽然的确是我的错罢了。

为什么我的情绪总是被他牵着鼻子走啊

凭什么你跟我说话我要认真听还要还要认真地回复而我和你说点啥你就是不好好认真听?你真的很差劲啊可是我就是贱啊我也愿挨啊。


同学聚会聚个屁啊,各自心怀鬼胎虚与委蛇,我现在很烂我不想破坏别人的心情


她真的有很多丶厉害,不管发生什么我不想也不会讨厌她她以前是发着光的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明明我们大家以前都很开心都是朋友我夹在这个缝隙里很累。


我真的很想有一天可以牵着我喜欢的男生的手光明正大地走在大街上像他们一样


我真的背负了很多和大多数人不一样的东西我好想见到坤和萝卜这两个除了妈妈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我真的好想被一个人认真地喜欢。


我不想把我自己锁起来。


我快不认识我自己了。


我做了个我不喜欢但是我想多做几次的梦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颠茄磺苄啶片和颠茄有半点关系,颠茄素可以致幻。我梦见我和他在同一个大学同一个宿舍,用着同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一台如果我有钱我会送他的外星人,还有一块数位板和一个鼠标。他在写题目,标准结局的谁也不理只能他打扰别人的状态。桌子不够大我把笔记本合上把数位板和鼠标放在上边开始写我自己的东西。然后身边是一些没有脸只有身形的室友,他们开着外放在看视频或者打游戏。为什么有他们开着外放这个细节是因为他和我讲过他读大学的时候室友和他都喜欢开外放而且并不觉得影响,但是我很不喜欢别人开外放我自己也不会。然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场景是我躺在他怀里,我依稀闻得到他最近身上有的那股类似于皮革和一丝丝烟草的混合气味儿,想到了Hermes的大地。他穿的卫衣不是我们一起买的那件,那件上面有刺绣花纹,梦里的触感很舒适平滑,感觉像我五年前买的一件Converse的卫衣,穿到现在(我有长高很多!实际上都长腿去了上半身没咋变就是了)。他笑着,眼睛迷成一道缝,明明只比我大两岁却有鱼尾纹而且很明显;他在抚着我的背,就像自习课有时候他莫名其妙就会做的;我感受到他的温度,也许是电热毯的原因。我知道我在做梦,而且是梦中梦,我在他怀里哭了很久,濡湿了衣服,之后梦醒了。

     醒来的我还是在做梦,沿着江边那条小路去奶奶家和往常中午放学一样,不过这次没有他,我身上穿的是那件oversize的牛仔衬衫设计的大棉衣。沿途有很多衣着奇怪的人,因为上次我和他一起回家经过这里的时候看到几个打扮如快手里边的奇怪小学生的人,什么老虎刺绣拖鞋,那种布料很廉价的衣服。我剥开这些人一直向前走,走着走着就醒了;我爸妈回来了,顺便在奶奶家端了点饭菜过来。可惜我吃不下。

    表示一下随便扒拉两口我叫娘亲搁冰箱里头也许晚上饿了热热就能吃,爷爷奶奶做的饭菜不能浪费。娘亲下楼以后三次元的我又哭了,我其实很爱哭,我右眼眼角有颗泪痣最近也越来越明显。

    我很喜欢拥抱,特别是冬天。四肢百骸和另外一个有温度的,让我觉得有安全感和温暖的肉体和灵魂抱在一起,很安心。可是能让我这样使劲抱的人都不在我身边啊,萝卜,坤,鑫拐,智乃,佳佳都还没回家。复读班我有朋友但是不是这个份上的。实际上走心的朋友还算多,但是他们几个特殊些,我可以卸下防备。

   我手上总得抓些什么东西,上学的时候手里拽着我的Walkman A45哑光正红,睡觉的时候拽着被子裹成茧。大概是因为我觉得我没有什么东西正真属于我自己吧 两台心尖上的XPERIA,Z3和XZ2是妈妈给的,我不喜欢把他们甩兜里,喜欢走路像拿着钱夹一样拿着他们。

    因为我喜欢男人,很多东西和其他人不太一样,平时在学校把自己藏着掖着,一个人走路必须戴耳机听点什么,经常感觉仿佛走在刀尖儿上。我的心思太细腻,一点都不像我妈爽快,而且总是因为这个老给自己加戏结果到最后傻的只有我自己。

   好累鸭!
   什么时候我才能有一个真正属于我的人呢!
   而且他必须耐酸,因为我是隐形巨大醋坛_(:3」!

他到底什么意思呢?

让我想想看他做了啥啊。
比我老两岁,貌美肤白【不是,从小白到大是真的。笑起来很好看睫毛很长(果然我对笑起来好看的人没有抵抗力。)】
    我们仨男的坐一起他中间我左边,为什么他做题做烦了就来戳我的腰?或者乱摸我头发?或者莫名其妙叫我小名然后我问他啥事他叫我吃屁?【不知道这种幼稚的要死的把戏是不是遍布全国。】而且只对我做这些没屁眼的狗屁倒灶的破事不对他右边的boy做。
    他刚加我QQ就问我是不是gay??说觉得我相处起来很不自然?【鬼才告诉你呢。】
    然后我自我感觉我和他聊的话题是比较走心的。意思是他和其他直男们谈的基本上是LOL,数学理综,还有脏话连篇的blahblah,和我就是一些私事,日常习惯,喜好,英语和语文。
然后元旦那会儿,我问他一件衣服我买哪个色好看,他要和我一起买,行吧那就。
然后买回来又约我同时穿。我不怕冷,零下几度照样一条裤子,他要秋裤和加厚长袜。
明明他冷,而且就目前我对他的了解他是类似于折木奉太郎的属性,节能。为什么还要扛着?每天晚上回家都冷的他打哆嗦。
不敢想太多,又忍不住想太多
直男真是毒鸭。

来自一台镜头磨花的过气大法和渣男(都不是直男)拍照技术加成都不好意思发出来活生生拍成鬼片ver的repo @咸鱼科学官 我爱大王!